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立即注冊

賽迪智庫:我國人工智能產業需要關注三大問題

日期:2020/01/19   來源:機電商報   
  摘要:報告指出,2019年人工智能算法、數據、算力生態條件日益成熟,我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迎來新一輪戰略機遇。展望2020年,國內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將更關注落地前景好的底層技術公司,同時產業發展的外部形勢將更為嚴峻。

2019年以來,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迅猛,但同時也面臨著各種內外部壓力和挑戰。近日,賽迪智庫發布《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形勢展望》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我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的現狀和前景進行了分析。

報告指出,2019年人工智能算法、數據、算力生態條件日益成熟,我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迎來新一輪戰略機遇。展望2020年,國內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將更關注落地前景好的底層技術公司,同時產業發展的外部形勢將更為嚴峻。

需關注的問題有,我國人工智能領域的基礎創新投入嚴重不足,國內人工智能產業的算力算法基礎相對薄弱,以算法戰、深度偽造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濫用給我國經濟社會帶來潛在負面影響等。

條件日益成熟

報告從產業鏈建設、政策推動、投融資情況和外部形勢4個方面對2020年形勢進行了基本判斷。

從產業鏈建設看,作為推動人工智能技術進步和產業發展的“三駕馬車”,人工智能算法、數據、算力生態條件日益成熟。

在算法方面,2019年,基于視覺、觸覺傳感的遷移學習,變分自動編碼器(VAE)和生成對抗網絡(GAN)是無監督學習中涌現的新算法類型。預計2020年,上述新興學習算法將在主流機器學習算法模型庫中得到更高效的實現。

在數據方面,2019年,我國5G、物聯網、汽車電子等多種新興技術產業快速發展,數據總量呈現海量聚集爆發式增長。預計2020年,我國5G通信網絡部署加速,接入物聯網的設備將增加至500億臺,數據的增長速度將越來越快。

在算力方面,2019年以來,我國人工智能的算力仍以GPU芯片為主要硬件承載。隨著技術的不斷迭代,預計2020年,ASIC、FPGA等計算單元類別將成為支撐我國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底層硬件能力。

從政策推動來看,2019年我國已有19個?。ㄊ校┌l布了人工智能規劃,其中有16個制定了具體的產業規模發展目標,以北上廣深為代表的城市成為中國人工智能行業的重要實踐者和領頭羊。預計2020年,國內更多城市(群)將聚焦智能芯片、智能無人機、智能網聯車、智能機器人等優勢產業,面向醫療健康、金融、供應鏈、交通、制造、家居、軌道交通等重點應用領域,積極申報和搭建符合自身優勢和發展特點的人工智能深度應用場景,以“先導區”工作為抓手,促進人工智能產業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從投融資情況看,在過去5年間,我國人工智能領域投資快速增長。2015年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規模為450億元,而2019年僅上半年人工智能域就獲得投融資超過478億元。投融資集中在企業服務、機器人、醫療健康、行業解決方案、基礎組件、金融等落地前景較好的領域。預計2020年,新零售、無人駕駛、醫療和教育等易落地的人工智能應用場景將更加受到資本關注。同時,由于中國在人工智能底層技術方面仍落后于美國,那些擁有頂級科學家團隊、雄厚科技基因的底層技術創業公司將獲得資本市場的持續資金注入。

從外部形勢看,中美貿易博弈演進影響著人工智能產業發展。過去兩年,美國已經先后以多起事件為由頭,對我國的核心元器件、高端裝備等上游領域和知識產權授權進行限制。預計2020年,美國對我國人工智能企業的打壓重心將逐步從上游元器件轉向下游行業應用,可能影響大部分國內人工智能創新應用企業的基礎研究、算法模型訓練和軟硬件產品部署,對我國人工智能企業出海拓展市場、赴美上市融資、跨國產權重組等產生負面影響。

基礎相對薄弱

報告重點提到了我國人工智能產業需要關注的3個問題。一是基礎創新投入嚴重不足。中國人工智能企業的創新研發支出遠遠落后于美國、歐洲和日本。在過去兩年間,美國人工智能領域企業投入的科技研發費用占據全球科技支出的61%,而我國人工智能領域企業研發支出雖然增速較快,達到34%,但實際占據的全球科技支出份額明顯小于美國。

從人工智能知識產權保有量看,我國各類實體擁有的人工智能專利總量超過3萬件,位居世界第一,但相關專利多為門檻較低的實用新型專利,發明專利僅占專利申請總量的23%。同時,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數據,我國企業擁有的95%的人工智能設計專利和61%的人工智能實用新型專利將在5年后失效。2020年,我國需要在人工智能基礎研究與創新,打造核心關鍵技術長板,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加大投入。

二是我國人工智能產業的算力算法核心基礎相對薄弱。我國人工智能發展在數據規模和算法集成應用上都走在世界前列,但在人工智能基礎算力方面,能提供國產化算力支持的企業還不多。IBM、HPE、戴爾等國際巨頭穩居全球服務器市場前3位,浪潮、聯想、新華三、華為等國內企業市場份額有限。國內人工智能芯片廠商需要大量依靠高通、英偉達、AMD、賽靈思、美滿電子等國際巨頭供貨,中科寒武紀等國內企業剛剛起步。

在人工智能算法方面,主流框架與數據集領域龍頭企業均為美國企業或機構掌握,而百度、第四范式、曠視科技等國內企業的算法框架和數據集尚未得到業界的廣泛認可和應用。2020年,我國需進一步部署加強人工智能基礎設施建設,并重視國內人工智能算法框架的創新推廣。

三是以算法戰、深度偽造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濫用給經濟社會帶來嚴重負面影響。2019年以來,基于人工智能的算法戰和深度偽造的正在擴大軍事影響、形成網絡暴力、破壞政治選舉、擾亂外交關系等方面被濫用。這些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濫用給國家安全、產業安全、社會經濟安全帶來巨大風險,需提前預防可能風險,并尋求國際支持。

賽迪智庫的報告有針對性地提出了4點建議。一是以算力為核心加強人工智能基礎能力建設。大力推進人工智能算法庫、解決方案庫、數據集及公共服務平臺建設;加強面向人工智能發展應用的5G網絡、邊緣計算硬新興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對各行業企業自動化、智能化改造的產出、效果進行科學有效測算,指導企業找準技術研發投入的切入點。

二是體系化梳理我國人工智能產業供應鏈現狀。既要關注重要整機產品以及大廠商、大企業,也要重視量大面廣的細分領域及增長勢頭良好的隱形冠軍。通過成體系地梳理各分支領域的供應鏈現狀,為美國對我國進行產業壓制儲備一手、準確、操作性強的應對措施。

三是推動國內人工智能企業加快開拓國內外應用市場并提升出??癸L險能力。挖掘多種類型的應用場景,培育各種規模的競爭主體,進一步提升新技術的應用水平和應用層級;支持企業開拓非美國市場,指導出海企業應對經營合規管控、知識產權管理、專利訴訟等方面的具體問題;提升企業自身的抗風險抗打擊能力,鼓勵新興領域的獨角獸企業、瞪羚企業盡快做大做強,形成較大規模體量和較強技術競爭力。

四是在國際社會上提出發展“負責任的人工智能”。加緊研究并提出中國版的人工智能倫理守則或框架,形成人工智能倫理風險評估指標體系或風險管理指南;加強與國際組織的合作,參與搭建多層次國際人工智能治理機制,提出發展“負責任的人工智能”,在全球人工智能倫理框架的制定議程中發揮建設性作用。(夏小禾

篮球场地 排列五最近500期开奖号码 江西11选53开奖号码 今日股票大盘五走势 河南22选5走势图带连线 急速赛车手怎么玩 股票融资和债券融资 湖北快三今天必出 股票涨跌百分点怎么算 重庆彩开奖号码官方 辽宁11选5